sher

 

-- Akademos --

如何度过漫长大一暑假(一)


    某个午后,思忖着八月即将要翻向二十的篇章,她开始对这个假期做一次复盘。

    她这段日子过得甚为舒畅。她其实很惧怕无聊,这种无聊不是指平和度日,而是指把时间消磨在不被她接受的小事件里。经过一整个月的独居后,她发现她有好几个过日子的模式。


    模式A——这是她最健康积极的时候。那时还是七月,每天上下午的课以及晚自习。七点半的闹钟准时响起,她迷迷糊糊又挣扎着乱按开了床头的小钢炮,摇滚的愉悦从那里边溢出来,终于将她推向浴室。一顿自我清洁后她换好椅背上前一晚准备好的衣服,冲出了宿舍。即使这样她也是勉强在上课前十分钟(八点半)到达两公里外的电子楼。电子楼真的太远了,偌大的校园里,竟然一辆小黄车也没有,加上是月尾,她也真的不想交押金骑别的车,便只好每天花二十分钟数着步子赶过去。

    中午十二时下课,她总是和同学院隔壁电子班的某位小男生一起去那唯一还开放的饭堂打饭。因为是同学院,身处异院(机电),便多了一分自然的亲和感。吃完饭她便要午休。本来她是没有什么午休的习惯的(整一年都没有),但是下午的课实在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便只能在小电扇的嗡嗡声中偷个十五分钟小憩。

    下午五时,电类男生准时去打球,她也就跟过去了一次在旁边投篮,顺便喊个666。要么她自己去健身房耗上半小时,再心急火燎地赶回宿舍洗澡吃饭吹头发换衣服再赶二十分钟到实验室晚修。七点的晚修真的好早,她总是踩点到,偷偷从后门摸进去。九点下课之后,一般是不会有人走的,大家都留到十点十一点,除了学习这个理由外,她想更重要的原因是——宿舍没有空调。台风把一切清凉都刮走之后,一台小电扇已经不足以撑起沉闷的炙热夜晚。可惜实验室不能过夜,要不她一定毫不犹豫和那些男生一起打地铺。


    模式B——她的节奏开始变慢。七月的课以两天工厂调研结束。他们也搬离了510大教室,分组做项目去。他们第六组和第七组一起被分到了一个电脑室,有网线,有四台独立空调,人间至乐。课上完之后,时间支配权又交回到她手上。她总是八九点起床,晨浴之后也不着急换衣服出门,就端了早餐翻几页书。中午回到宿舍也不着急午休了,她保持着每天中午看几个央美川美广美的动画毕业设计作品的节奏,度过了约二十个这样的午后。她的家人也会隔一个星期经过小谷围看她一次,给她带来些这边买不到的水果,还有她的吉他。

    每天的学习也变成了与项目有关的内容,他们需要在这段时间里规划好布局并购置物品。日子都在重复着却又不尽相似。


    模式C——假期的尾声。当物品终于购置完成,等待到达的时候,她开始自学电类以外的课程。她在学期末通过笔试面试进入了隔壁机电学院的精英班,来自物电学院的她被分配到电类课程进行学习。除了电类以外,还有机械类和软件类。整个班有五十来个人,机械类一个女生都没有,软件类有三个,而电类只有她一个,有人还给她起了个电宝的外号。

    渐渐地她中午也不回宿舍了,太闷热的缘故。他们总成群结伴地攻占实验楼下的教师饭堂。傍晚她有时买菜煮面条吃,这个主要看心情,毕竟博联超市的菜一点也不新鲜,北亭村又不近。晚上一般八点才穿着人字拖和校裤到实验室,十一点经过南五的时候拐过去买杯鲜榨果汁,对了她最近觉得阳江的猪肠碌实在很不错。

    她跟同一个实验室的十二个男生逐渐熟络起来。直到进入精英班,她才明白整日磨在实验室的男生也并非外界想象的那般无趣不修边幅。大概是性格相近,相处起来也很容易。每个小组都有三个电类的,一般是机电学院的电气电信通信专业,两个机械的,两个软件的,来自数院和计算机学院。她打算以后再写写他们。


不慎在十一点醒来


懊恼地踱去实验室

Loving Vincent

“梵高回眸的瞬间 我已泪流满面”

往街里绕过一周,我便化乌有🌸

不知何人 在书中夹花啊

那会是怎样的场景

我应该是一个很冷漠的人

学同一门专业课真棒啊

即使买旧书也买到破产

考完试就有时间整理相册和看完公众号了w

1 / 17

© sher | Powered by LOFTER